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凤凰传奇】
               凤凰传奇



  2012元旦新年演唱会,凤凰传奇那个风骚的蒙古女人玲花又出台了,这次她穿的是雪白的超短连衣裙,上面漏出雪白的肩膀,一直到半个隆起的乳峰,深深的乳沟也暴露在观众的眼中,而下身则穿着性感的肉色连身袜,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鞋。这身打扮简直风骚至极。当然我们早已计划好了,这次演唱会将是玲花作为女人最后一次了。

  晚上7点钟,我们的两个工厂人员穿上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衣服,推着一辆破三轮车走到了CCTV新年演唱会的大门口,门口的武警盘问了一句也就没有在意。两人继续推着三轮车进入了CCTV的大院。根据我们的情报,他们两直接将三轮车推到本次演唱会大楼下,并走到2楼更衣室正下方的绿化带里,假装清扫绿化带中的垃圾,而眼睛则不断地扫描着上面的更衣室。接着两人的耳塞中传来了低沉的命令声:「玲花的节目结束了,她很快就会进入更衣室,立刻做好准备!」

  听到命令后,其中一人迅速顺着墙上的水管蹭蹭爬到了更衣室的窗口,然后一个猫腰钻进了更衣室,此时门外响起了高跟鞋清脆的嗒嗒声,看来玲花就要进入更衣室了,环卫人毫不迟疑,迅速打开一个衣柜门藏了进去,并轻轻关上门。此时更衣室的门一下打开了,从门外人声鼎沸的化妆间走进一个女人。环卫人透过衣柜的格子小窗确认进来的的确正是这次行动需要的玲花。只见玲花脸色白里微红,看来刚才的演出有一点小累,她的略带黄色的长发卷曲在脸颊上,梳向两旁的刘海轻轻地盖着淡淡的眉毛,雪白的脖子一直延伸到隆起的半个乳房上,毛茸茸的公主连衣裙只能盖住她丰满的半个臀部,被肉色连裤袜紧紧包裹着的臀部延伸到修长的肉丝腿,小小的肉丝脚上穿着细长的白色高跟鞋。环卫人的心跳迅速提高了速度。

  玲花优雅地走到藏这环卫人的衣柜的对面,光滑的脊背对着偷窥着这一切的人。乘着玲花打开柜门的机会,我悄悄地推开衣柜,走到玲花的身后,掏出浸满乙醚的抹布,猛地盖到她的红色的小嘴上,左手则立刻控制住她的双手。被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呆了的玲花本能地挣扎起来,被捂住的小嘴里发出「呜呜」地求救声,穿着高跟鞋的丝袜脚无节奏地踢打着地板,发出咚咚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很快就淹没在更衣室外面嘈杂的嬉笑声中了。很快乙醚的效果就上来了,玲花渐渐不再动弹了。环卫人迅速把玲花的肉体放到旁边的长凳上,虽然非常想仔细欣赏甚至享用一下这具尤物,但是时间紧迫,只能赶紧拿出绳子,将摆放在长凳上的玲花的丝袜脚并拢,由于高跟鞋太碍事,只能脱掉。环卫人舍不得地抓住玲花的丝袜脚踝,另一首拿住脚上高跟鞋的后跟,慢慢地把高跟鞋从玲花的丝袜脚上脱掉,一下子一股裹着尼龙味道的清香从玲花的丝袜脚上散发出来,环卫人恋恋不舍地捏玩了几把这双软软的肉丝脚,然后用绳子从丝袜脚的脚踝处捆了起来。
  捆好后,然后将玲花的身体翻过去,将玲花的双手反折到背后,用绳子同样绑了起来。然后扛起玲花的肉体,迅速走到窗口,把玲花的肉体放到窗沿,然后抓住从捆着丝袜脚的绳子衍生出来的一股麻绳,慢慢地向楼下放去。楼下的草丛里另一人早就等着猎物的到来了。只见玲花被倒吊着,从窗口慢慢地向楼下降。
  楼下的人接到玲花后,迅速将她扛到旁边的三轮车上,然后用平时盖垃圾的塑料布赶紧盖住玲花的身体,而楼上的人也迅速滑了下来,两人登上三轮车,向大门走去。

  经过门卫的时候,保安漫不经心地往三轮车上望了一眼,自然不会去注意车上的那块盖垃圾的塑料布了。于是玲花的肉体就非常轻松地被运了出来,三轮车拐进了一个胡同后,里面停着一辆早就等候着的帕萨特,几个人迅速把三轮车上的塑料布掀掉,把玲花放进帕萨特的后备箱,然后立刻开走了。十几分钟后,玲花已经踏上了她的最后旅途——暗黑工厂之路。

  而CCTV演播大楼里,曾毅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玲花从更衣室出来,非常奇怪,于是对旁边的人说玲花进去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出来。于是进去一个工作人员结果发现更衣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于是赶紧出来告诉曾毅,这下曾毅感觉问题严重了,当然也并没有怀疑玲花被绑架了,只是奇怪她能去哪里,毕竟这是CCTV大楼啊。曾毅打了玲花的手机,结果手机的声音在更衣室响起来了,曾毅也没办法了,于是告诉了CCTV后台的领导,领导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只能报案了。很快警察就过来了,根据情况,警察进入更衣室勘探现场,发现玲花的东西都在衣柜里,一双应该是玲花的白色高跟鞋歪道在更衣室的长凳旁边,从现场看,玲花应该没有离开更衣室,但是人却不见了,而更衣室也没有发现有打斗的痕迹,隔壁屋里的演员也都说没听到更衣室有什么异常,由于演员更衣室里显然是没有摄像头的,因此也无法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最后警察勘探了更衣室的唯一窗户,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然后到楼下检查了草丛,这下发现了一些走动的痕迹,但是平时绿化带也是经常有环卫工人打扫的,也没什么特别,最后经过查整个晚上进出情况基本可以确定歹徒是扮成环卫工人进来的,其他都无从考证了。

  再说帕萨特装着玲花很快就到了暗黑工厂基地之一,工人停下车打开后备箱,只见玲花还没有醒,于是扛起玲花的肉体往处置车间走去。进了车间直接走到处决房间一架断头机旁边,将玲花放到旁边的金属陈尸台上。可能是受到金属陈尸台冰冷的刺激,玲花一下醒了过来,悲伤刺骨的冰冷传人她的肌肤,她睁开大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群身穿皮套裤带着口罩的人,都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而自己躺着的地方旁边竟然是一架高高耸起的断头机,这种东西玲花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突然恐惧感涌上了玲花的心里,她使劲挣扎起来,但是没想到自己的双手早就被绑在身后,而双脚也被紧紧地捆在一起,根本无法动弹。玲花愤怒地对旁边的人喊道:「你们快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没想到旁边的人都没人理会她,仍然各自在忙着什么。挣扎喊叫了一阵后,玲花感到累了,但是仍然没人理睬,于是也只能安静下来看着房间里的东西,只见那架恐怖的传说中的断头机旁边还有一个圆形的大木桩,木桩的一侧有一个半圆形的凹坑,木桩的旁边竟然放着一把看起来非常锋利的斧头,在木桩的后面天花板上垂下一条铁链,铁链的末端是两个环形的东西,铁链上方似乎是一根导轨,顺着天花板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另一个门里去了。整个房间非常的x森,地板上有很多暗红色的斑点,玲花看着这些东西,浑身都打起了寒颤,也不知这帮人把自己弄到这种鬼地方到底是干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旁边的人似乎都忙完了,从门外过来了一个穿黑衣的人,这个人带着墨镜,看不清脸的长相。黑衣人走到放着玲花身体的陈尸台旁,试图用手摸玲花的脸,玲花赶紧喊叫出来:「你住手!」黑衣人手果然停住了,不过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声,然后对玲花说:「你这个骚货不用再那么清高了,很快你的名字就会在人间蒸发,以后出现的只是一具无头女尸而已。」听到这里玲花浑身都抖了起来,也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反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黑衣人再次把手伸向玲花,不过这次不再是脸而是玲花细长的脖子,此时的玲花只感到阵阵恐惧,根本没有力气喊住手了。黑衣人用手掌慢慢地划过玲花雪白的脖子,沿着脖子的中央划了一圈,非常享受地自言自语道:「好美的脖子啊,很快就要被切断了。」听到这句话后,玲花更加恐惧了,心里暗想难道这不是演戏,难道他们真的要将自己精心保护了多年的头颅砍下来吗?这太恐怖了啊,自己一个明星怎么就要变成一具被砍头的女尸了呢?自己的美丽就这样结束了吗?成为尸体是多恐怖的事情啊。

  仿佛看出了玲花心里想的东西,黑衣人嘿嘿冷笑一声,对玲花说到:「不用担心,当你成为一具无头女尸后,你的美丽不但不会消失,反而会永恒保存,你将从一个女人变成一具艺术品,这才是你应该高兴的。」听到这里,玲花本能求生的欲望一下迸发出来,她大声喊道:「我不要成为尸体,你们没有权利把我变成尸体!」黑衣人哼了一声,不屑地对她说:「你不用多费口舌了,这不是你能改变的事情。」说完就不再理睬了。玲花无助地挣扎了一阵也就没力气了,瘫软的玲花只能放弃了挣扎,听人摆弄了。然后一个工人走了过来,对玲花冷冷地问道:「玲花小姐,现在是你最后选择的时候,不选择或者不配合的结果只能是你连美丽的尸体都无法保留,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其他选择,请务必不用做无谓的挣扎,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现在所要接受的就是如何将你的身体处理成一具完美的艺术品,一具无头女尸。」听到这个判决性的通告,玲花愤怒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自己现在虽然还苟延残喘着,但是只不过是一具摆放在陈尸台上即将被斩首的尸体而已,看来自己的命运就这样决定了,玲花根本无法想出在自己被斩首前还能有什么转机的可能性,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在心里放弃之后,玲花也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还是老老实实配合这帮歹徒完成对自己身份的转变罢了。
  想到这里,玲花就淡淡地反问道:「我还有什么选择呢?」看到玲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工人得意地对玲花说:「玲花小姐,你还可以选择被斩首的方式,

  对于你的处决可以采用手工切头模式、斩首模式、自动切头模式和你自控切头模式。手工切头模式就是用类似于铡刀的东西,将你的脖子放在铡刀和底座的夹角中,由工人按压手柄切下你的头颅;斩首模式就是将你的头放到木桩上,由工人用斧头直接斩下你的头颅,这里跪下的姿势还可以在脸朝上或者朝下里面选择;自动切头模式就是用断头机靠重力剁下你的头颅;自控模式就是把断头机的绳子放在你的手上,当你松开绳子时,断头机的铡刀会落下砍下你的头颅。「听着这些恐怖的斩首方式,玲花感到心都不跳了,竟然还让自己选择那么恐怖的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这简直就是心灵的虐待。但是现实就是残酷的,玲花当然不希望别人任意选择一种方式将自己斩首,于是决定用自控方式。选择完毕后,工人继续对玲花说:」我们还有一个套餐可以选择,就是可以在斩首的时候提供最后的性服务。「听到这里玲花简直要疯了,竟然这些歹徒要夺走自己的生命还要摆出一副提供服务的态度来夺走自己的尊严!

  玲花愤怒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工人继续介绍到:「虽然我们知道你肯定会首先拒绝,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此时你最好是完全丢掉所有的所谓尊严,因为很快你就不再是女人了,更不用说是明星了,你只是一具被斩首的女尸,是作为玩具提供给买家的,你的无头尸体可以提供所有的他所需的服务,所以无论你现在还要保护什么尊严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现在你最好就是完全彻底接受你的角色,然后尽情地享受这个无法改变的角色,要知道你可以享受的时间已经非常的短暂,只要错过了这个最后的时间,你就是一具无头女尸了,再也不会有自己的享受体验,你就只能给别人提供享受的体验了。

  这篇长篇大论后,果然玲花的表情凝聚了,她没想到现实的确非常残酷,自己作为有意识的女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假如再不体验最后的快感真的就彻底没有了,虽然万分的不想被斩首,但是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改变呢,落在这些歹徒手里只有一个归宿,就是作为一具无头女尸被生产出来。想到这里,玲花彻底放弃了自己作为女人的感觉,对工人点了点头,表示愿意被提供性服务。

  于是下面的流程开始启动,工人把玲花灌肠清洗干净,然后把玲花的上衣都脱掉,只剩下粉红色的乳罩,下身只穿着性感的肉色开档连裤袜,性感的x部从丝袜的裆部漏出来,然后工人把玲花从金属的陈尸台上翻过身,将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捆上玲花的那双肉色丝袜脚,都捆好后,抱住玲花的丝袜腿和胸部,把玲花的身体摆放到旁边的断头机陈尸板上,然后把陈尸板向前推到头,使玲花的头颅越过半圆形的卡槽,当玲花的脖子正好进入半圆形的卡槽时,停止了推动,然后将上面的半块半圆形的卡板放下来,这样玲花的脖子就被彻底固定在圆形的断头孔里了。然后工人把陈放玲花躯干的陈尸板插销打开,这样陈尸板一下从中间可以分为两块垂直的木板了,而分开的位置正好在玲花的纤细的腰部,工人把后面的半块板拿掉,本来俯卧着的玲花的躯干从腰部开始就失去了支撑,于是玲花的下半身就只能跪在地上了,工人拿来一块软垫放在玲花跪着的膝盖下,防止把这具尤物磨损坏了,然后解开了捆着玲花丝袜脚的绳子,然后一手抓住一只丝袜脚将玲花的大腿大大地张开,使丝袜中央的洞穴充分地暴露出来。做完这一切后,工人把固定住断头机铡刀的绳子从固定销上解开,把绳子的一端放入捆在背后的玲花的小手中。

  然后「啪」地拍了一下玲花丰满的裹着肉丝的臀部,对玲花说:「你的命运现在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了,只要你手中的绳子一松开,悬挂在你脖子上方的铡刀就会自动落下,然后轻而易举地斩断你美丽的脖子,你的头颅就会从你的躯干上被切下,然后你就是一具无头女尸了。」此时的玲花内心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但是这一切已经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自己了,铡刀的绳子就在自己的手中,沉甸甸的分量时刻提醒着玲花绝不能松手,正在极度的紧张之时,突然玲花感到自己撅着的屁股中间突然插进了一根热乎乎的粗大坚硬的棒子,很显然是所谓的临终性服务开始了,虽然自己早不是处女了,但是这次的感觉却异常地奇特,首先这次的姿势就特别的淫荡,高高撅起的屁股和被大大张开的大腿充分暴露出自己的x部,仿佛自己的肉洞正渴望着东西的侵入。而如此诱人的姿势显然可以激起任何男人的欲望。虽然看不到自己充分暴露的x部,但是玲花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美丽的x部正被无数男人恶狠狠地盯着,这种暴露感令玲花感到羞耻,但临死前的这种感觉又让她感到兴奋,反正自己很快就要身首异处了,就让自己的美丽刺激这些可恶的歹徒吧,想到这里玲花的心稍微好受了一点,并且开始配合插在自己xx里的那根粗大火热的棒子了。

  玲花的注意力开始被下体传来的快感逐渐吸引,由于头颅被断头机的挡板卡在了前面,无法向往常做爱那样看到自己下身的情况,现在的眼前只有一个金属的水槽,看来是准备接受自己将要被砍下的头颅的了,后面的情况只能凭着感觉去感受了,但是这种感觉却异常的怪异,有种与平时做爱完全不同的感受。玲花只感到自己的下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但是这种遥远的传来的阵阵的快感却又证明着自己的下体仍然属于自己的头颅,这样所有对下身的感觉全部都集中为从xx传递而来的快感,所有其他的感觉都被这块挡板屏蔽了。玲花开始感到自己的xx开始不自主地抽搐起来,夹杂着一浪浪的淫水试图向外喷射,插在自己xx里的那根大棒似乎越来越粗大了,玲花已经能够感觉到这跟大棒粗糙布满弯弯曲曲粗暴血管的表面,这种粗糙不断摩擦着自己xx的内壁刺激出难以置信的爽快。随着下体内那根大棒频率的加快和深度的加深,玲花仿佛感觉自己的下体要被戳穿了,自己简直要喷了,但是下体的大棒却仍然不依不饶地冲击着自己,仿佛不等待到某种高潮就绝不停止。玲花的意识逐渐开始淡漠,恐惧和绝望都逐渐远去,满脑子里都在幻想着插入自己下体的大棒的样子,可能这就是被固定住头颅后的独特感受吧。突然玲花感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消失了,猛然间,玲花从无尽的快感中惊醒了,糟糕!

  自己手中抓住的控制铡刀的绳子在快感中松开了!一下子玲花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结局:自己美丽的头颅被巨大的铡刀无情地剁下……来不及进一步的幻想,玲花就感到自己脖子的背部传来一阵阵x风,耳边也响起了「哗啦啦」金属摩擦木板的声音,玲花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看不到那个恐怖的铡刀,但是玲花已经分明感受到它正在飞速地接近自己卡在圆板中的细长的脖子。猛然间玲花感到自己的颈椎仿佛被什么重物砸了一下,然后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自己的脖子传了过来,然后就是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自己的喉咙里传了过来,突然间,玲花感到天地旋转起来了,然后自己一头扎进了刚才始终在眼前的金属框内,砰嗵一声过后,一切又都静止了,玲花眼前是一个四壁都是金属的东西,还来不及分辨这是什么时,玲花就感到自己的头皮一阵疼痛,然后仿佛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突然间眼前出现了熟悉的那架断头机高耸的木架,不同的是原来悬挂着的那个巨大的铡刀已经落了下来,挡板中间的圆孔也不再是空着的了,而是塞入了一个血拉拉的碗口大的断面,从断面里还呼呼向外喷射着红色的血雾。突然间玲花明白了,这个断口就是自己砍去头颅后脖子的断端!

  自己已经被斩首了。突然玲花感到自己被提到断头机木架的另一边,只见一具雪白的无头尸体正在疯狂地抽搐着,跪在地上的肉丝大腿大大地张开着,一个男人正非常享受地将大棒深深地插入无头尸体的洞穴里,玲花隐隐约约地听到那个男人大声地喊叫着:「太爽了,这块骚逼本来还一阵阵抽,头被砍掉后一下就痉挛了,把我的小弟弟都勒坏了,太紧了,太爽了……」玲花一下懂了,越不得以前有男人说过最喜欢操正在被斩首的女尸,原来女人被斩首的瞬间由于铡刀对颈部脊髓的强烈刺激会瞬间导致植物神经系统的强烈兴奋,然后导致xx平滑肌的极其强烈的收缩和喷射,这种程度是任何活着的美女都无法提供的,这种昙花一现的极度刺激对每个美女来说一生只能提供一次机会,而自己的这次唯一竟然就奉献给这个无赖歹徒了。

  现在这个可恶的歹徒正在享受自己的无头尸体所提供的终极服务,那异常痉挛的xx和伴随着无头尸体的抽搐而带来的喷射。玲花在极度的叹息中感到眼前渐渐地变成了暗红色,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提着玲花被砍下的头颅的工人见玲花的双眼已经闭上,知道她的意识已经结束,现在的玲花已经不存在了,换来的是一颗美丽的头颅和一具性感的无头女尸。

  工人已经在玲花强烈痉挛的xx里射了数十次了,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玲花斩首后剩下的无头尸体也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偶尔的抽动。下面就要对无头尸体赶紧进行保鲜处置了。几名工人赶紧过去,一个人抓住无头女尸的一条丝袜脚,将跪着的女尸腿抬起来,然后另一人把折下的陈尸板抬平,插上插销,然后抬着女尸腿的工人将女尸的两条丝袜腿并在一起,摆放到陈尸板上,然后另一工人迅速拿来消毒水管再次分开女尸的两条丝袜腿,将水管插入女尸的xx,很快一股股乳白色的粘液从女尸的xx里冲了出来,不一会儿流出的就是清水了。然后工人拔出水管,将女尸的两条丝袜腿并在一起,然后拿来一根绳子,从女尸的脚踝处将女尸的两只丝袜脚捆在了一起。另外一个工人将一个充满粉红色液体的水管从女尸砍断的脖子断口插了进去,一共有四个分管,粉红色的液体很快注入了女尸的体内,冲了一段时间后,工人把管子拔了出来,然后用一张透明的薄膜将女尸脖子断口封了起来,只留着一个食管的断口。都处理完毕后,工人从天花板上拉过来一根铁链,铁链的末端是一个倒钩,工人一手抓住捆住女尸丝袜脚的绳子,将女尸的丝袜脚倒着提了起来挂到铁链末端的钩子上,然后拉动铁链的滑轮,只见无头女尸被钩子一点点地倒吊起来,最后女尸完全被铁链吊在了空中,这具性感的无头女尸随着铁链的晃动微微地晃动着。工人然后按动了一个按钮,倒吊着无头女尸的铁链突然沿着天花板上的轨道向另一个房间的大门移动过去。剩下的工人赶紧清洗刚才将玲花斩首的断头机,为接待下一个美女做准备了。

  在另一总装车间,工人将玲花剩下的无头尸体精心打扮起来,在女尸砍断的脖子上系上红色的丝带,将女尸捆丝袜脚的麻绳换成了彩色的丝带,在女尸的x部也盖上了红花,都处理之后,这具无头女尸就像一件礼物一样美丽诱人了,的的确确成为了一具香艳的艺术品。然后工人将这具香艳的女尸盖上尸布,装进了一个礼品箱里,封好箱子,放上传送带,送往另一个房间。

  再说此时的北京,曾毅已经如热过上的蚂蚁,还有玲花的那个大款老公也赶过来了,虽然说对玲花的大款老公来说美女也只不过是衣服,玩玩而已,但是毕竟现在他还没有玩够玲花,自己的投入还没有完全得到回报怎么这骚货就突然玩消失了呢,再加上玲花的经纪人和一堆签约方都焦急地等待警方的消息,可是警方那边照样没有任何的结果。因为所有监控都显示那辆三轮车出门后就消失在一个小巷里,而进出那个小巷的车辆非常多,根本无法跟踪,所以看来也只有继续等待了,警方都认为既然是绑架,那么绑匪肯定会主动联系提出条件的,否则绑架有什么意义。所以所有人也就只能等待了。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这次绑架的目的根本不是要钱,而是劫色,劫的本来就是玲花本人,更确切的说劫的就是玲花的尸体,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等到什么结果的。几天过后,大家也都放弃了,都回到自己的地方去继续等待警方的结果了。而曾毅则颓废地回到自己在北京的别墅里,毕竟没有了玲花,所谓的凤凰传奇也就没人签约了,他无事可做,只能在别墅里混日子。

  突然门铃响了起来,曾毅犹豫了一下,下楼打开小门,只见一个快递打扮的人拿着一个大箱子对曾毅说:「先生,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曾毅非常奇怪,自己最近没有买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快递呢,他问这个快递员里面是什么东西,快递员说自己只负责送货并不知道货物是什么,看来快递员确实也不知道只是例行送货而已,所以曾毅也就不再询问了,直接签收了货物。送走快递员后,曾毅关上铁门,看着这个长方形的箱子,心里浮上一股莫名的感觉,迟疑了一下后,曾毅迅速抱起箱子,快步走进自己二楼的卧室,他把箱子放到长条桌上,仔细打量起这个怪异的箱子。只见箱子都用胶带封的很严密,箱子上有一封未拆封的信,曾毅赶紧打开信封,只见信里写道:「曾先生您好!我们知道您对玲花的感情,但是她只是一个拜金的女人而已,绝不会接受你的,但是我们深知您对她的垂怜,为了满足您的潜在的需求,我们特意设计了一个礼物作为对您的歌声的感谢。黑衣人。」

  虽然信的内容很简单,似乎也莫名其妙,但是却深深刺伤了曾毅的心,说实话,曾毅确实一直被玲花所迷倒,可惜的是自己的这个天然的搭档竟然跟一个大款老总结婚,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感受,这份伤痛曾毅也只能深埋在自己的心里,毕竟凤凰传奇还是要继续的,而且也只有通过凤凰传奇曾毅才能接触到玲花了。今天这封信竟然如此洞悉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自然令曾毅称奇。同时更激起了曾毅对箱子里面装的东西的好奇心。

  于是曾毅按耐不住了,赶紧拿来剪刀将箱子的封条都剪掉,急忙打开箱盖,没想到里面空空的,在箱子的一个角落只有另一个正方体的小盒子。曾毅赶忙把小盒子从箱子里抱了出来,放到桌子上,只见盒子也是用胶带封住。曾毅用剪刀打开盖子,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惊了。只见盒子里装的正是玲花被斩下的美丽头颅!曾毅颤颤地将玲花的首级捧了出来,只见带出来一张纸,曾毅犹豫了一下,先小心翼翼地将玲花的首级放到桌上,然后拿起信,只见信上写道:「曾先生,我们知道您看到被砍下的玲花首级会非常的悲痛,但是我们能感受到您在悲痛的同时发自心里深处的渴望,要知道玲花小姐只有在此时此后才能真正地属于你,我们相信你会做成正确的选择的,假如您战胜了悲痛希望尽情地享用您曾心爱的人的尸体为您提供的性福,那么请在您的窗口放上这个盒子,当然假如您不敢性趣,可以直接将玲花小姐的首级交给警方,这是您的自由我们无权干涉。」看到这里曾毅已经非常清楚了,玲花被绑架并非为了财,而只是为了将玲花斩首,至于斩首玲花后又将她的首级送给自己究竟是什么目的,这曾毅就糊涂了。面色狐疑的曾毅的目光又落到了桌子上玲花美丽的首级上,这一眼一下就激起了曾毅的欲火,要知道这颗头颅可是曾毅梦中都要的东西,现在虽然玲花已经不再是美丽的女人了,但是这颗首级所散发的魅力一点都没有减少的迹象,而且曾毅感到仿佛玲花的这颗首级比活着的玲花更加的诱人。

  曾毅控制不住,一下扑了过去,抱住玲花的首级一下贴到自己的脸上,开始疯狂地轻吻起来,令人震惊的是,这颗首级虽然已经被砍下来了,但是首级的嘴唇依然柔软,甚至还略带温度,仿佛是活着的一样。随着曾毅的热吻,他的裤子迅速支起了帐篷,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曾毅脱下裤子就将玲花的首级塞到自己的下身,一下将自己的x茎插入到玲花的小嘴里。骤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湿润感包裹了自己的x茎,曾毅毫不犹豫地抽插起来,随着自己x茎越来越长,最后龟头竟然从首级被斩断的脖子断口插了出来,这销魂的一插一卡,很快就使曾毅缴械投降了,一股浓浓的液体从首级砍断的食管口喷射出来。曾毅享受地仰面倒到了床上,x茎上还套着玲花的首级。

  曾毅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体力,坐了起来,只见玲花的首级还套在自己的x茎上,他双手捧着玲花的首级从自己的x茎上拔了出来,将首级摆到自己脸前,仔细打量着这颗美丽的首级。只见玲花首级面如桃花,姣好的面容栩栩如生,一点没变,只是颜色更白了一点,微微闭上的美目仿佛睡着了一样,樱桃小嘴微微撅着,仿佛正在撒娇。曾毅又把玲花的首级翻过来,只见被砍断的脖子赫然在目,本来应该非常恐怖的场景在此时却令曾毅感到一种莫名的美感,有点参差不齐的断口上有一个幽深的洞,根据曾毅的知识,这个应该是食管的入口了,这个洞口是曾毅平时永远不可能看到的,这次看到后竟然感到无比的性感而没有任何的恐怖感。这个断口让曾毅迅速想到玲花被砍断的另一个脖子断口会是什么样子呢,难道也是如此的性感诱人吗。这瞬间的想法骤然间激起了曾毅的好奇和渴望,他突然想到玲花斩首后剩下的无头尸体现在在哪里,一股热浪从自己的体内涌起。
  曾毅迅速站了起来,回想起信里的联络暗号,他迅速把盒子放到窗台上,并向下扫了一眼,渴望出现能够跟自己联络的人,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曾毅失望地坐回床上,脑中开始思考这一连串奇特的经历。很快曾毅就理清了思路,自己必须按照黑衣人的去做,因为对自己来说目前玲花的下场已经非常清楚,而此时破案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自己喜欢的是玲花,即使是玲花的尸体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反正玲花的心早就不属于自己了,既然这样得到玲花的尸体显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这样玲花照样可以为自己提供想要的一切。但是曾毅最担心的是据自己的知识,任何尸体都是要腐烂的,玲花已经成为尸体了,那怎么才能给自己提供长久的享受呢。当然玲花的首级给自己提供的感受已经让曾毅对此的担心有所放松,看来黑衣人他们有些办法,但无论怎样,曾毅都想赶紧与黑衣人联系上,一来好拿到玲花剩下的无头尸体,二来也想知道黑衣人干的这些究竟都是为了什么目的。想到这里曾毅坐卧不安,不时地走到窗口向下窥探,焦急地等待电话的响起。

  第二天大早,门铃又响了,正在打盹的曾毅激动地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他三步并两步地冲到楼下,一下拉开铁门,只见门口仍然是一个快递员,曾毅疑惑的问:「你送什么吗?」快递员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一个长方形箱子,说:「快递,你签收吧。」曾毅瞟了一眼地上的箱子,与昨天的完全一样,曾毅自知没必要问根本不知情的快递员,赶紧签收了把箱子扛进了楼上。这次箱子显然重了很多,曾毅喘着气把箱子放到地板上,稍作打量就急忙拿出剪刀三下五除二地把箱子封条统统撕掉了。此时曾毅的心跳几乎达到200次,他用抖着的手一下掀掉了箱盖,只见这次没有任何的掩盖,一具性感的无头女尸赫然展现在曾毅的眼前。曾毅撕开箱子,一下抱起箱子里的无头女尸,迅速摆放到长条桌上,然后后退了几步,打量起这具女尸来。

  只见女尸皮肤雪白,尸体上身只有一个粉红色的乳罩,女尸的肩上只剩下一小段脖子,脖子上围着一圈红丝带,剩下的被整齐地斩断了,女尸的下身穿着肉色的连裤袜,女尸的丝袜脚被一根红色的丝带捆在一起,丝袜脚上没有穿鞋,这样完美的脚面就完全暴露在曾毅的眼里。女尸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由于手的支撑,女尸的胸部显得特别的高耸,当然这也可能是女尸没有了首级的一种衬托。曾毅的欲火再次燃起,而且比昨天看到玲花的首级时更加的热烈。他毫不犹豫一跃而起,一下跳到了女尸的身上,将整具女尸压倒了自己的身下。曾毅用嘴吻遍了女尸的每一寸肌肤,令他意外但却欣慰的是女尸肌肤柔软温暖,丝毫没有尸体的感觉,而更像一具睡熟的美人,当然女尸脖子的断口时刻提醒着他这的确是一具女尸。曾毅在享受了女尸的温存后,无可抑制地掏出了x茎,出于昨天的感受,这次曾毅并没有解开捆着女尸丝袜脚的绳子,而是直接将x茎插入到女尸被砍断的食管断口中。

  顿时,一阵温暖伴随着痉挛性的收缩刺激着曾毅的x茎,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让曾毅迅速神魂颠倒了。曾毅一把抓住女尸隆起的乳房,而下身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一会曾毅就感到下体一阵热浪,把自己的精华又全部射入女尸的深处了。伴随着x茎的痉挛,曾毅大喊一声,一头向女尸躯干上倒了下去,没想到自己的脸一头扎进了女尸的x部,鼻子一下插到女尸的xx口,顿时一股迷人的香味从曾毅的鼻孔沁入肺中,顿时曾毅像被打了春药一样,再次雄起了,他伸出舌头,贪婪地吮吸着女尸的x部,舌头在女尸的豆豆旁不断地游走着,而已经缴械的x茎再次蓬勃起来,开始在女尸砍断的脖子中又抽插起来…

  最后曾毅终于精疲力尽,趴在女尸身上睡着了。醒来后曾毅走到窗口向下看,发现从门缝里塞进来一张纸,于是也顾不得收拾刚才的残局,也来不及处理一下桌子上刚刚被自己奸过尸的无头女尸,就径直跑到了楼下。曾毅捡起地上的纸,同样也是一封信,来不及多考虑,曾毅一下打开信封,只见里面写到:「曾先生,现在您应该已经饱尝了我们的礼物所提供的性福了。假如您对这些还感兴趣,并且还想让这具礼物的价值继续下去,那么可以在窗台上继续放着先前的那个盒子,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接你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另外这具女尸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我们只是物归原主而已,请您笑纳,当然为了保证女尸的新鲜,定时的回厂保养也是必须的。到时您自然会知道。黑衣人。」

  看完后,曾毅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他所要做的就是继续回房间享用这具无语论比的尤物。曾毅快步走回房间,那具性感的无头女尸仍然静静地躺在桌上,此时的曾毅已经根本不再在乎这具女尸曾经是谁了,玲花的名字已经逐渐在自己的脑中淡忘,在曾毅的眼前现在有的只是一具被砍掉首级的性感女尸,而且曾毅已经发现无头女尸能够提供比活着的美女更多更刺激的享受,可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此时的曾毅已经完全升华了,女尸就已经足够了。曾毅看着桌上的这具无头女尸,顿时新的玩法闪现在脑中,他迅速拿来两根绳子,挂到天花板上本来用来挂吊扇的钩子上,然后将垂下的绳子一端放到女尸的丝袜脚边,然后解开捆着女尸脚的丝带,将女尸的两只丝袜脚张开,将绳子分别捆住女尸的一只脚,然后拉动天花板上的绳子,将女尸晃晃悠悠地倒吊起来,于是女尸就以两腿张开的方式被倒吊在屋子中央了。曾毅把女尸的x部正好吊到跟自己嘴一个高度,这样就能直接把自己的脸埋入女尸张开的两条丝袜腿中,直接享用到女尸x部的精华了。然后曾毅又开始了一轮大战…

  ……这轮大战结束后,曾毅躺在床上休息,眼前就是那具吊着的无头女尸,张开的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捆在天花板上的肉色丝袜脚,突兀的乳房,被切断的性感脖子,这一切都组成了一幅完美的艺术图案。曾毅边休息边欣赏着这副图案,心里叹息道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今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今天才知道什么是艺术的顶峰,而且也只有今天才知道为何古人一直把女人当作玩物,这样的女尸不是玩物又能是什么呢。曾毅现在根本不再去回忆玲花生前的点点滴滴了,这些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诱惑和意义,眼前的这具女尸已经足够了。

  此时,突然门铃响了,曾毅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好奇与渴望促使他立刻冲下楼去,打开铁门,这次门口站的不再是快递员了,而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还没等曾毅开口,黑衣人就挥了挥手指了指旁边停着的帕萨特,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上了车。曾毅犹豫了一下,虽然有些恐惧,但是还是按耐不住强烈的好奇和渴望,跟着上了车,坐在后面的座位上。车开动了,整个行程中车内没人讲话,除了发动机的噪声和胎噪没有任何其他声音。大约开了几个小时后,车到了一个野外的工厂样的地方。

  黑衣人先下了车,曾毅也跟着下来了。他紧跟着黑衣人,一直走进了院子,进入了一个大的房间。里面没有开灯,非常黑暗,什么也看不清。在黑暗中黑衣人终于开口了:「曾先生,我想你对我们要接触的东西也应该有个了解了,今天带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参观一下生产出我们送给你的礼物的地方。」话音刚落,屋里的灯一下都亮了起来,曾毅在突然的强光的刺激下,眯着眼睛打量了屋内的布置。只见这个房间布置的仿佛是古代的刑场,屋子里有传说中的断头台,有古代斩首用的木桩还有斧头,天花板上也布满了铁链和钩子,整个房间透露出一股血腥的味道和x森的感觉。来不及打寒颤,黑衣人就呵呵一笑,对曾毅说道:「曾先生不必紧张,这个房间就是将本来应该属于你的玲花小姐转变成一具鲜美香艳的无头女尸的地方,你来到这里不会意外吧。」曾毅听了之后一种莫名地快感涌上心头,他赶忙回答道:「哪里哪里,你们的工作非常的好,非常的成功,我非常的佩服也非常的支持,我由衷地感受到你们工作的魅力了。」听了这个直接的表白,黑衣人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既然曾先生无师自通,我们也没必要多介绍了,以后我们会在处斩下一名明星美女的时候让曾先生一起来观摩。」听到这个曾毅一下兴趣上来了,自从享用了玲花的尸体后,曾毅一直想亲眼看一下处决美女的整个过程,想亲眼目睹如何将一个活生生的美女变成一具香艳的女尸的,今天这个黑衣人竟然自己提出了,这岂不是大快人心。

  但突然曾毅想到黑衣人这样对待自己肯定有什么目的。于是也不再拐弯,直接问道:「那么需要我做些什么事情吗?」黑衣人见曾毅如此上路,自然发出会心的笑声,然后拍拍曾毅的肩膀,说道:「曾先生果然是同道中人,我们需要曾先生帮一些小忙就行。我们最近有一些生产计划,在将玲花斩首后,我们还想弄一些明星美女的尸体,我们只需要曾先生利用自己的身份通告我们一下某些明星美女的具体演出行动的位置和可能下手的机会就行,其他都不需要曾先生冒任何风险。」

  听到这里曾毅舒了口气,这个忙实在是太容易了,自己反正今后还会演出的,无非把其他明星的行踪透露一下就行了,这完全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于是曾毅笑着对黑衣人说:「那下面首先是谁呢?」黑衣人见曾毅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就直接谈起下一个计划了:「我们准备下一个将郭美美斩首。为什么选她呢,这是因为这个贱女人,虽然长的非常美,但是人品极差,除了公开贪污中国人民的善良的财富外,还非常嚣张,开玛莎拉蒂,做统治阶级的二奶。可惜的是目前的法律根本不可能对她进行任何惩罚,因此也是为了维护人民的利益,我们工厂决定将她绳之以法,把她弄来进行斩首处死,并将她的首级公开展示,一来用来震慑鱼肉人民的女人和二奶,二来也算是让这个郭美美罪恶的身体为人类的艺术事业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计划后,曾毅目瞪口呆,不过很快还是回过神来了,毕竟黑衣人的组织要弄哪个美女跟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关系,对自己来说无非就是多了一次欣赏活体斩首美女的机会而已,因此当然要帮忙的,但是曾毅却不知自己该怎么帮。仿佛是看出了曾毅的疑惑,黑衣人没等曾毅开口就继续说道:「曾先生要做的也非常简单,因为曾先生刚失去了搭档,正需要再找一个,而那个郭美美贱货非常虚荣,正千方百计地想进入娱乐圈,只不过没人敢要她而已。所以曾先生只需要悄悄给她一个信,说想让她做搭档,然后就能诱骗她出来了。」曾毅听到这里大吃一惊,赶忙说道:「那我岂不是在郭美美被斩首后会成为警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了。」黑衣人呵呵笑了一下,解释道:「曾先生放心,虽然郭美美有保镖,但是这次却没有任何风险,曾先生你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觉地让郭美美知道你想让她做搭档,比如用微薄私信的方式。

  然后你告诉这个贱货你在公布这个消息前不想让狗仔队知道,因此郭美美必须保密,否则就不让她当搭档了,而郭美美为了进入演艺圈,虽然虚荣无比,但是这次也肯定不会公布于众。然后你约她到我们指定的一个偏僻的地点,只许她一个人就行了,她出于虚荣和对你的依赖肯定会只身前来的,而且她出门打车时我们会有工作人员专门接她的,她根本不会知道,而下面的事情你就不需要参与了,约会的地点你也完全没必要去,因此你没有任何风险,只需要在我们要将郭美美斩首的时候参加欣赏就行了。「曾毅听到这里一下就放心了,说:」那一切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黑衣人笑道:」曾先生是明白人啊。这样我们弄到郭美美后会邀请曾先生参加斩首处决仪式,届时我们将在圈子里公审郭美美这个人民的罪人,然后公开将郭美美斩首,并且在将郭美美斩首的时候会有很多大戏上演,到时候曾先生敬请观赏了,甚至会有些互动的游戏请层先生参与。而且处决郭美美的整个过程也会以视频的形式公开到互联网上,让全世界人民都看到。当然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宣传活动,利用这种正义的处决也同时达到嵌入式广告的效果,这个视频公布后,我相信人民获得的不只是惩罚罪恶的兴奋,更重要的还会发现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同时人们肯定会对这个视频后面的事情感兴趣的。

  「曾毅听到这里插了一句:」您的意思是人们会开始对郭美美斩首后的无头尸体处置感兴趣?「黑衣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都相信,这个艺术是人类的顶峰,只不过以往都无法公开展示,利用郭美美处决我们就可以公开给世界人民展示这个艺术了,人们就会把潜意识里的东西发掘出来,人们会意识到无头女尸的魅力,这对于我们以后生意的开展显然是非常有利的。「曾毅基本明白了这个黑衣人的如此宏大的战略性计划。于是告辞了黑衣人,由他派人送曾毅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下面曾毅就开始按照计划进行了。刚进入自己的卧室,那具倒吊着的无头女尸再次激起了曾毅的欲望,于是又一幕上演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kionowatashi 金币 +10 阁下若能稍微分段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