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暗黑玄幻 欲劫】(37)作者:P大
字数:6227


  37内心脆弱,凤莹莹失身

  凤莹莹闻然,点点头,紧抱剑中,娇体颤抖,哭泣道:「呜呜,呜呜,嗯。呜呜。」

  剑中满脸兴奋,闻着梦中女神的诱人体香,紧抱她的娇体,清楚感受她饱满的圣峰压在身上的舒服……

  ……

  另一边,被被子覆盖的龙冥与上官云没有看见那一幕,不然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

  被子隆起的部位在起伏不定,传出「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
  「唔唔,唔唔。」随着被内的龙冥大手无意一挥,顿时被子被翻飞,两人随即暴露无遗,紧抱龙冥热吻的上官云此时也不管了,她娇手紧抱龙冥,修长性感的双腿抬起悬浮大大分开,脸色潮红,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爱慕,红唇疯狂的热吻龙冥,娇舌疯狂缠绕舌头,贪婪争夺混合的唾液吞咽,感受秘处被猛烈抽插,传来酥麻,酥痒,疼痛,充实,发涨,空虚的种种快感与疼痛,当然快感占大部分,她陶醉幸福的感受着,龙冥大手揉搓饱满挺拔,弹性十足,柔软的圣峰,一边疯狂与上官云热吻,一边猛烈抽插,他清楚感觉到上官云的秘处就是另外一个名器,她的秘处如同一个嘴巴,紧紧包裹阳具时,还有吸吮力,简直让他舒服无比,快感连连,比起凤莹莹抽插起来舒服很多。

  「唔,」龙冥猛烈抽插百来下后,阳具用力一挺,阳具顶着秘处的花心,这一下,上官云娇体一颤,接着满脸潮红,娇手紧抱龙冥,双腿情不自禁交叉缠绕他腰间,娇体随即痉挛起来,脑海一片空白,眼神迷离失神,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而上官云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

  ……

  另一边,昏迷不醒的紫心瑶,脸色艳红,躺在床上,紫色的衣服分开两边,抹胸被拉至锁骨,紫色长裙拉至小腹,晶莹的娇手无力摆放身体两侧,双腿架在陈震飞肩旁,随着猛烈抽插上下摇摆不定,娇体随着猛烈的抽插前后本能不停挪动,眼睛紧闭,太阳穴有一条血痕,紧闭的红唇,随着抽插慢慢本能张开,并且时不时而出「嗯,嗯,」的闷哼声。

  陈震飞满脸通红,眼神炽热,陶醉,跪在梦寐以求的女神紫心瑶两腿间,阳具猛烈抽插湿润不停流着淫液的秘处,随着抽插带出白色精液与淫液混合的液体,那时他刚开始抽插十来下就忍不住兴奋激动,无法控制的高潮内射的,没办法一来紫心瑶绝色娇媚,二来又是他梦寐以求的女神,哪里忍得了。

  这时陈震飞一手按在丰满的圣峰揉搓着,一手按在床上,一边低头含着坚挺香嫩的乳头尽情的吸吮,贪婪的吞咽着,「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猛烈响亮,不过被隐藏阵法隔音传不到外面。

  「嗯,嗯。」昏迷不醒,眼睛紧闭,脸色艳红,红唇半张,娇媚,绝色,妩媚的紫心瑶,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污辱,无意识的发出闷哼声,无意中鼓励,刺激着陈震飞。

  ……?

  另一边,凤莹莹哭泣了片刻,好多了,随后她推开剑中,坐在地上,娇手环抱他腰间,枕在他的肩旁,流着泪,哭泣,同时一边想着心爱的龙冥,越是想,内心越空虚,越寂寞,加上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今晚她已经连续恐惧了好多次,内心很害怕,很不安……

  剑中一手抱着梦中女神圣洁高雅的凤莹莹肩旁,感受她娇体不停轻微颤抖,感觉到她的不安,内心又心痛,又兴奋,低头温柔道:「凤师妹,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凤莹莹闻然,点点头,「嗯,」的一声回应。

  剑中觉得是时候了,于是温柔道:「凤师妹,你可以抬头看着我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凤莹莹闻然,直接抬起头,流着泪,哽咽道:「什么事??」

  剑中眼睛瞪大,看着梦中的女神,眼睛媚眼红肿,满脸泪痕,红唇性感,鼻子高挺,脸色红润,眼神害怕,不安,此刻的凤莹莹,绝色,倾国倾城,圣洁,高雅,同时又无助,软弱,楚楚可怜,这一刻剑中心魂颤动,内心心痛,又无比炽热,他根本说不出话来,低头对着,性感的红唇就吻下去。

  「唔,唔,不要,唔。」凤莹莹先是一愣,随即泪水汪汪的媚眼,眼神慌乱,连忙扭头挣扎,不过她没有松手,依旧环抱剑中腰部,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感觉安心,踏实一些。

  「凤师妹,我一直很仰慕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为了你甚至可以死,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剑中见凤莹莹扭头挣扎,不由来立刻深情表白,说完又再次吻着她的红唇……

  「唔唔,不要,唔唔,我有冥哥哥了,唔唔,我不能接受你,唔唔,」凤莹莹感受嘴唇被索吻,眼神慌乱的扭头挣扎,拒绝道,不过还是没有松手。

  「我知道你有了龙冥,但是那又这样,此时此刻,在你最恐惧的时候,是我在你身边,你的冥哥哥,又在哪里,我知道圣魔门的紫心瑶龙冥有不可告人的关系,现在他们可能就在隐藏法阵内,卿卿我我。」剑中闻然,不再索吻凤莹莹,满脸不甘看着她低吼道。

  「呜呜,求你不要再说了,呜呜。」凤莹莹闻然,想起逃命是三人在一起,听剑中如此一说,真有可能那样,想起原本本来只属于自己的龙冥被其他女人占有,虽然已经跟紫心瑶一起服侍龙冥多次,但是其实她心里很不情愿,很伤心,因为如果不是紫心瑶她哪里被黑衣人侮辱,更不会无奈接受接纳她,将龙冥份一半给她,还有虽然紫心瑶舍命救了龙冥,但是依然接受不了,她平时只是装着没事而已,其实她又伤心又心碎,此时听剑中如此说,她幻想到,龙冥与紫心瑶正在法阵内缠绵,而自己却独自一人,想想就凄凉,忍不住悲伤哭泣起来。

  「凤师妹,你不要伤心,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痛,有我在,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凤师妹,我真的很倾慕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剑中看见凤莹莹悲伤哭泣,内心心痛不已,于是情深的温柔表白后,再次低头吻着她的性感红唇。
  「呜,唔,唔唔,」凤莹莹媚眼红肿,眼神悲伤,无助,她这次没有挣扎,任由剑中索吻,此时她内心空虚,悲伤,凄凉,女人的本性表现出来,即使她天生聪明,但她还是无法摆脱女人的天性,她现在很需要爱护自己的人,慰籍自己,用爱来填满内心的空虚寂寞,悲伤,凄凉,无助。

  剑中感觉道凤莹莹没有挣扎,内心兴奋激动,索吻更加热情,同时内心忍不住道:「啊,凤师妹的嘴唇好软,好香,她的口水好甘甜。」

  索吻了几个呼吸。凤莹莹感受剑中的热情爱意,紧抱他的娇手,松开,然后抬起,环绕他的后颈,流着泪,媚眼泪水汪汪,眼神悲伤,不安,无助,红唇热情的回应他的吻……

  这下剑中狂喜,激动不已,大手连忙紧抱凤莹莹娇体,疯狂的索吻。

  ……

  另一边,龙冥因为上官云又开始新一轮的缠绵,上官云娇手抚摸胸口埋头吸吮乳头的脑袋,仰着头,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陶醉,娇手殷红,樱唇红肿,半张着,吐气如兰,感受秘处被抽插,乳房被揉搓,乳头被吸吮,传来酥麻,酥痒,充实,美妙销魂的快感,发出酥软悦儿的诱人呻吟道:「哦哦,哦哦,好舒服,哦哦,冥,我爱你,哦哦,」

  「啪啪啪。」,「啪啪啪」龙冥没有回答,含着香嫩的坚挺樱桃尽情吸吮,同时揉搓饱满圣峰,并且抽插越来越快。

  ……

  另一边,昏迷不醒,眼睛紧闭,绝色娇媚的紫心瑶,平躺在床上,娇手无力摆放娇体身旁一动不动,双腿架在陈震飞肩旁上,脸色潮红,无意识本能仰着头,红唇半张着,吐气如兰无意识发出:「嗯,嗯。嗯,」的闷哼声,陈震飞满脸兴奋,双手支持在紫心瑶娇体腰部两边的床上,跪在床上,看着紫心瑶被抽插本能前后挪动,丰满的圣峰前后弧度惊人诱惑的弹动不停,看着阳具猛烈的进出秘处,带出一滴滴白色精液与淫液的混合液体,激动道:「师姐,不,心瑶,我的女人。
  啊啊,你下面好舒服。啊,我又不行了。啊,啊。心瑶,我要来了。啊,「说完,他下体用力往秘处身处一顶身体绷紧。

  与此同时,昏迷不醒的紫心瑶,娇体本能痉挛,随即陈震飞激动不已,感觉到包裹阳具的秘处,忽然紧紧夹住阳具,猛烈收缩起来,接着秘处深处喷出温暖的液体射在阳具上,这一刻他知道梦寐以求,日思夜想的紫心瑶师姐,被他干到高潮了。

  …………

  另一边,凤莹莹媚眼泪水汪汪,眼神悲伤,不安,娇手环绕剑中后颈,热情回应他的问。

  嘴唇与红唇在热情摩擦,舌头与娇舌在交缠,唾液混合,被争夺吞咽,剑中眼神炽热,内心兴奋,他感觉吻了片刻,是时候继续了,于是紧抱凤莹莹娇体的双手松开,顺着后背往回摸,下一秒双手就隔着白色衣服按在饱满的圣峰上,温柔的揉搓起来。

  下一秒,凤莹莹感觉到,不过她没有阻止,反而热吻更加热情,剑中揉搓了几下,大手往下捉住白色的腰带,就在这时,环绕后颈的娇手,忽然松开,直接捉住剑中的手,剑中感觉娇手虽然阻止但是没有用力,他知道凤莹莹内心在挣扎,他没有理会,轻轻一拉,顿时凤莹莹紧贴的衣服松散,接着随手扔掉腰带。
  凤莹莹感受到后,捉住他大手的娇手,再次抬起环绕他后颈,两人热吻变得疯狂。

  剑中快速拿出一块大白布,运用灵力控制白布铺在地上,随后剑中一边与凤莹莹疯狂热吻,一边抱着凤莹莹的娇体往白布倒下去。

  当凤莹莹躺在白布上时,剑中一手环绕她后颈,一边疯狂热吻,一边一手伸到凤莹莹娇体上,将松散的衣服分开两边,分开后,大手从平坦的肚子往上摸去,第一次抚摸,剑中就忍不住内心赞叹道:「好滑。」

  剑中没有停止一路往上,当他抚摸到被抹胸包裹的饱满圣峰时,看着不看,大手捉住抹胸,往上一拉,顿时抹胸就被拉到锁骨位置,随后大手再次返回,按在右边的饱满柔软圣峰温柔揉搓起来,内心惊叹不已:「啊,我终于摸到了凤师妹的奶子,我真的摸到了,好大,好软。」

  「唔唔,唔。」凤莹莹媚眼泪水汪汪红肿,流着泪,眼神悲伤,不安,无助,看着朦胧不清的剑中,感受乳房被温柔揉搓,她脑海有个声音提醒她,够了,你深爱的人是龙冥,你不爱剑中,这样做是错误的,不要继续了,但是女人的天性,此刻不安,害怕。空虚寂寞,无助的她,很需要慰籍,用爱和欢好来慰籍,填满内心的一切,她还是敌不过天性,没有反抗,并且感受传来的酥麻忍不住边疯狂热吻,边发出了娇吟。

  这一声仿佛鼓励剑中继续,他闻然内心异常激动,没有犹豫,揉搓圣峰的大手一路往下,越过平坦的小腹,触摸到裙子的裤头,他先是隔着裙子抚摸她的大腿秘处几下,然后大手手指从裙子裤头入侵,当感觉内裤裤头后,手指毫不停留钻入内裤裤头。

  下一秒,疯狂热吻的凤莹莹娇体一僵,感受秘处被覆盖被抚摸,悲伤,无助,不安的眼神出现一丝慌乱,娇手连忙松开环绕的后颈,伸到身下捉住使坏的手臂,可是大手依旧在抚摸,传来酥痒的异样感觉,继续疯狂热吻的她,忍不住又发出了娇吟:「唔,唔,唔唔。」

  这时,凤莹莹脑海出现两把声音,一把声音焦急道:「够了,这次真的够了。
  快停手,不要继续错下去了,你这样对得冥哥哥吗。「

  另一把声音却辩解道:「就这样,不要在继续就可以了,反正都已经做到这里了,只要不继续就行,就不会对不住冥哥哥,再说冥哥哥现在可能跟紫心瑶妹妹欢好,冥哥哥还记得我吗,他还会像以前一样疼爱我吗。我现在真的很害怕,我真的很需要人来安慰,只要不做最后一步就行了,没错,不做最后一步就不算对不住冥哥哥。」

  就在凤莹莹天人交战,内心挣扎不断时,两人因为太疯狂热吻,呼吸困难起来,很默契两人互相离开对方嘴唇。

  剑中呼吸粗喘,看了一眼脸色艳红,媚眼泪水汪汪红肿,眼神不安,无助,悲伤,樱唇红肿半张吐气如兰,呼吸娇喘的梦中女神,绝色倾城倾国,圣洁高雅的凤莹莹一眼,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当即低头在她的脸庞狂吻起来。

  「嗯。嗯。不要这样,嗯停手,啊,不要,啊。」凤莹莹感受,看着剑中狂吻脸庞,感受秘处被抚摸,娇吟阻止道,不过,下一秒,剑中狂吻她敏感的脖子,同时抚摸秘处的手,手指伸入秘处内,缓缓抽插过来,当时一阵阵的极度酥麻传来,当即就浑身发软使不上劲,最主要是脖子敏感部位被吻,不然不会如此。
  剑中闻然梦中女神为自己发出的诱人娇吟,当时阳具的坚硬的发痛,他更加疯狂狂吻脖子,手指抽插秘处的速度也快速起来。

  「啊啊,不要,啊啊,停手,啊啊,够了,啊啊,我们不可以再继续了,啊啊,」凤莹莹浑身发软,娇手无力捉住使坏的手臂,仰着头,脸色殷红,媚眼泪水汪汪,红肿半眯着,眼神悲伤,不安无助,挣扎,红肿的嘴唇半张,感受传来的阵阵极度酥麻快感,无法控制秘处流出了热流。

  剑中感觉到秘处流出淫液后,不想继续等下去,收回大手,也不再狂吻脖子,挺直身体,跪在凤莹莹的右边美腿侧边,在凤莹莹看着他,眼神不解,又仿佛松一口气时,他捉住白色的长裙往上用力一拉,顿时长裙被拉起到小腹处,暴露修长性感的美腿,还有白色内裤包裹着的秘处。

  「啊,」凤莹莹本能惊呼一声,然而剑中没有理会,急不及待就跪在稍微分开的两腿,大手捉住包裹秘处的内裤一扯并且同时运用灵力,下一秒,内裤如同纸做似得,当时就四分五裂。

  「啊,不要看,啊,」凤莹莹当内裤被扯烂才回过神来,立刻惊呼一娇手捂住秘处,道。

  「凤师妹,我爱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剑中看见凤莹莹满脸羞涩,殷红,一手捉住她捂住秘处的娇手,一手捉住右腿抬起,眼神炽热,满脸兴奋,温柔道。

  「啊,不要,我们不可以。啊,停手,不要这样,这只要不做最后一步,我随你便。」凤莹莹这时真的急了,当即焦急道。

  「不要,啊,不要,求你停手,啊,嗯,不,啊,」然而剑中此时已经浴火焚身,理智被欲望吞噬,他没有理会凤莹莹,捉住她的娇手按在她肚子上,一手捉住她右腿抬起,低头看着坚硬得发痛的阳具,对着刚开始流出一丝丝的秘处口,挺进去,当感觉阳具头部挺进秘处内时,猛得用力一挺。而整个过程看着感受着的凤莹莹,她一边阻止道,一边试图用力挣扎,可惜敏感部位被狂吻,全身发软无力,她想运用灵力时,已经迟了,她只感觉阳具猛得一挺,秘处传来一阵酥麻,接着被阳具塞满,不过也在此时,有了对比,她清楚感受到龙冥的阳具异于常人的粗长。

  「呜呜,求求你拔出去,不要,呜呜,」凤莹莹感受秘处本能包裹阳具,她后悔莫及,流着泪,求饶哭道。

  剑中闻然,恢复一丝理智,双手与凤莹莹娇手十指紧扣,然后将她的娇手按在她脑袋两侧,弯着身体,低头近距离看着媚眼红肿泪水汪汪,眼神悲伤,痛苦,可怜无助,脸色艳红,红肿的樱唇半张,绝色,倾国倾城,圣洁,高雅,楚楚可怜,梦中女神的凤莹莹,满脸深情道歉道:「凤师妹,对不起,弄痛你没有,你是在太美了,我忍不住,凤师妹,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我真的很爱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说他就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

  「呜呜,呜。不要。呜呜,求你不要继续,呜呜,」凤莹莹感觉秘处的阳具抽插起来,传来阵阵快感,她内心又痛苦又后悔。流着泪,痛哭求饶道。

  「唔唔,唔,」剑中没有继续说话,低头吻着她的红唇索吻起来。凤莹莹没有扭头挣扎,任由他索吻,流着泪,发出娇吟。

  「啪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快速。

  剑中与她十指紧扣按在凤莹莹的脑袋两侧,他的索吻凤莹莹没有挣扎也没用迎合,只是流着泪,眼神痛苦,愧疚后悔。

  不知过了多久,与剑中十指紧扣的凤莹莹终于忍不住了,女人的软弱天性,无时无刻影响她的内心,在与剑中结合为一体失身时,那种感觉更加强烈,恨不得紧抱他热情索取,填补内心的空虚,不安,害怕,开始她还因为对龙冥的愧疚勉强压制,随着抽插,传来阵阵的美妙快感,她又清楚知道龙冥的抽插是何等美妙,得不到满足的快感,她在欲望,内心脆弱,女人天性下的种种条件下。
  她终于忍不住了,红肿的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时而喝望,时而迷蒙,时而愧疚,痛苦,内心后悔痛苦对龙冥的无尽愧疚,娇体却本能的跟他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十指紧扣着,任由索吻的红唇,开始热情的回应他,并发出:「唔唔,唔唔」的娇吟声……

  凤莹莹的主动回应刺激了剑中,他又兴奋激动,又幸福,感受阳具被秘处包裹,一边嘴唇疯狂摩擦红唇,一边舌头交缠娇舌,一边争夺混合的唾液,贪婪吞咽,一边阳具猛烈抽插梦寐以求的秘处,内心狂喜,兴奋激动道:我真的跟凤师妹在欢好,我没有做梦,啊,好舒服,凤师妹下面夹住我的阳具,我跟她真的结为一体,「啪啪啪,」,「啪啪啪」随之撞击声越发的快速猛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