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说到干泡,老婆比谁都急】作者:不详
                     说到干泡,老婆比谁都急

字数:4600

  我今年刚过40,其实我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三个小孩,大的刚读大一,小的就读国二,但在这个幸福的表面中,私底下却有着很多不可告人之秘密。

  我大四那一年就结婚了,老婆小我两岁,只有高职毕业,我们是奉子成婚,但由於当时我们太年轻,玩心一直都很重,平常生活跟年轻人没啥两样,而随着年纪越大,开始知道家庭是要好好照顾的,要给孩子们有个好的家庭环境,因此慢慢形成我跟老婆的相处模式,非常的特殊。

  本人在某银行担任经理,薪水还挺高的,在加上我是家里独生子,家里环境就不错,造就经济对我不是个大问题,我还在西门町买了个店面,让老婆经营服饰店,而老婆僱了几个工读生,我偶尔经过会去看一下。

  我跟老婆是互相信任对方,也是互相放任对方,放任对方是平常上班的时间,我跟老婆基本是不会打电话去烦对方,而我们双方只要晚上10点前,在孩子们睡觉前回到家就好,假日礼拜六可以出去,但礼拜日一定要在家,陪小孩去逛街、郊游都好,就是不能找理由出门,我跟老婆始终保持这个原则,我们是互相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只会关心,不会去过问太多事情。

  而相信对方,是我们认为对方可能在外面玩,但始终相信,我不会把人家肚子搞大,而老婆也不会生一个不是我的小孩来,我三个小孩可是都有验DNA ,证明是我的亲骨肉。

  有人说女生生过小孩,越生越胖,越生越像黄脸婆,但在我老婆身上,根本无法用上,老婆顶多脸上多一点皱纹,身材还是一样讚,脸蛋还是很漂亮,所以我有时还会很想干老婆。

  由於跟老婆产生了这种互相放任及信任的关系出来,我自然就有外遇对象,分别是我公司同事小惠,常下班后就去汽车旅馆开房间,甚至等不及就在办公室干起来;而另一个对象,就是老婆店里的工读大学生小君,常利用他没班没课时,一起出去玩,而我出轨,心理并没有甚么对不起老婆的感觉。

  因为老婆也有她的生活圈,常听小君说,有不同男子到店里找老婆,且老婆在店里时间其实不多。我跟老婆其实是心照不宣,只要不妨碍家庭的和谐,不要有第三者跑到家里来就可以,所以我一直没有把其他女人带回家干过。

  但小惠跟小君都没空时,我不是早点回家陪小孩,就是找同事一起去找乐子,就在这一天,阿伟跟我说了一件事,阿伟是本公司的年轻帅哥,但也玩得最凶,常在夜店留连忘返,他说他最近干了一个很正的妇人,是跟阿乐一起干她,且骚的不得了,阿伟说今天已经约好了她,要去PUB 跳舞喝酒,说这次要多一点人干,
由於我还没试过多P 的滋味,就答应今天也要去,只是我下班后还要去办点事情,所以比较晚到,而除了阿伟、阿乐,他们还约了阿奇。

  我差不多办了一个小时,到了PUB 店门口,打电话给阿伟,阿伟叫我快点到某包厢,说正准备要开始干妹了,我赶紧到那个包厢,由於我是熟客,就跟服务员说不用待位了,於是我走进包厢里。

  这时我听到阿伟说来玩吹吹,只听到好像我老婆的声音,说声好呀,我往里头再看一点,果真是老婆没错,看到老婆坐在沙发边,背对着我,惴惴不安地,看着脱掉裤子站到她面前的三个男人。

  阿伟的鸡巴上,暴怒地挺起着一根根的青筋;阿乐的鸡巴要略短一点,但更加粗大;阿奇的鸡巴比较长,虽不是那么粗,龟头却很大。

  老婆才扫了一眼就心惊肉跳,撇开眼睛不敢再看了,只是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原来她并不知道阿伟所说的「吹吹」是什么意思。

  阿乐和阿奇见状,便一左一右坐到老婆身边,阿奇半扶半推把老婆的头按到了阿伟的鸡巴跟前;而阿乐则一边用力揉着老婆的奶子,一边继续套弄自己的鸡巴。老婆这才明白,他们是想把鸡巴放到自己嘴里,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双手死死抵住了阿伟的身体,不知是不是老婆发现了我,开始装矜持。

  阿伟见她就是不肯张开嘴,被逗得火起的他,终於露出了真面目,可能认为老婆怎么跟之前不一样,重重的一巴掌打到了老婆脸上,然后一只手抬起老婆的下巴,恶狠狠地说道:「骚货!老子今天玩你玩定了!你不依都不行!」

  说完,捏住老婆的下巴,强行把鸡巴送进了老婆嘴里,我心想哇靠!你找我老婆玩SM唷!

  迫於淫威,老婆只好蹙起眉头含住了阿伟的鸡巴。阿伟按住老婆的头,缓缓地来回抽动,一边感受着鸡巴在老婆舌头上摩擦的麻麻热热的快感,一边仰头哼道:「妈的,爽死了!」后来,他又抽出鸡巴,逼着老婆把龟头、阴茎、阴囊舔了个遍。

  虽然老婆是被迫,但是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皱着眉吃力地噘开小嘴,让自己的鸡巴出入着丰润的红唇,挂着闪闪动人的大眼睛,征服的快感在阿伟心里油然而生。

  过了一会儿,阿乐和阿奇因为嫌这么着他们不能充份玩弄老婆的身体,又强拉老婆侧着身子跪趴到桌边上。

  阿伟还是在前面享受老婆的口交,阿奇自己跪在侧面,伸头舔弄着老婆垂在身下的两个大奶子;阿奇则绕到老婆翘起的屁股后面,他对老婆的屄垂涎已久,只见他也跪到地上凑上前去,双手粗鲁地用力掰开老婆的屁股,一口衔住老婆的大阴唇使劲吸了起来。

  嘴里含着一根男人的鸡巴,乳头和阴户又分别让两个男人吮吸着,被三个强壮男人佔领着身体的老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从各个地方传来,这又让她觉得无比羞辱。

  玩了一会后,三个人又交换位置,阿乐换到前面,把鸡巴塞进老婆的嘴里;
  阿伟则站在侧面,一边拨弄老婆的乳头,一边慢慢套着自己硬硬的鸡巴。
  后面的阿奇玩老婆小屄的方式又和阿乐不同,他横着头,脸紧紧贴住老婆的大屁股,舌头分开老婆的阴唇钻进阴道里搅动;同时,他又用左手拇指按住老婆的屁眼,右手指尖在下面不断挑弄老婆的阴蒂。老婆只觉得大脑快要短路了,想叫却又马上被阿乐的鸡巴堵住了嘴。

  「嗯……嗯……啊!别……嗯……呜——」尽管老婆心里抗拒,但是生理上却作出忠实反应,她觉得自己的屄开始发痒,乳头和阴蒂也勃硬了起来,不由得难捺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哼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听着老婆的呻吟,阿伟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开阿奇,将胀得紫红的龟头凑近老婆的阴户。

  老婆一看他真的要插进去,不顾一切吐出阿乐的鸡巴,扭头哭着对阿伟说:「阿伟哥,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啊……」同时伸手捂住屁股,可能老婆真的发现我在旁边了。

  「不要?!」阿伟一把抓起老婆的小手,另一只手在湿淋淋的阴户上抹了一把伸到老婆眼前:「我看你的骚屄都已经等不及啦!」说完,扶着鸡巴,把龟头挤进了娇嫩的小阴唇,然后一挺腰,整根鸡巴直插到底。

  「啊……」老婆发出长长的一声尖叫,却又马上被阿乐强行用鸡巴堵上了嘴。
  早已被淫水充份湿润的阴道又滑又紧又热,大力扶着老婆的大屁股,快活地抽送起来。

  「嗯……嗯……嗯……啊!住手啊……呜……呜……呜……」

  渐渐地老婆一边发出这样的声音,一边挣扎着想逃出他们的魔掌。但被三个大男人按住的她哪里动弹得了,反而是一扭一扭的腰肢和大屁股搞得后面的大力更加兴奋。

  过了好一会儿,阿伟干得性起,一下子把老婆的双手反到背后一拉,老婆的上身被他提了起来,同时,他又故意放慢抽送的速度,但是每一下都重重地在老婆浑圆的屁股上撞出了一波臀浪。

  「妈的!小骚货,你不是喜欢叫吗?我就让你尽情地叫!」

  阿乐和阿奇则迅速佔领了老婆挺在胸前完全无法用双手保护的两个大奶子,把粉嫩翘起的乳头舔吸得「啧啧」作响。

  「呀!啊……啊……啊……住手……求……求你……啊……别……轻……轻点……啊……求……呀!」

  老婆的喊着让阿伟的兽性更浓,他乾脆放开丽丽,两手放到自己腿前把老婆的屁股扒开,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飞快地在老婆的屄里进出。

  后来,前面的阿乐似乎也受不了了,重新插进老婆嘴里,加速抽送起来。阿奇则乾脆坐到一边的床上,一边手淫,一边欣赏着这淫乱的一幕。

  他两个黝黑强壮的同事,把丰腴白嫩的老婆夹在中间,一前一后不停地插着她的嘴和屄,老婆不时发出「啊……唔……嗯……嗯……嗯……」的呻吟,胸前的两个白奶子被干得晃来晃去,一头黑黑的长发全部垂在了身体的一侧,随着大力他们奸弄的节奏也在翻舞着,而仍然别在老婆发际的那枚漂亮的红色发夹,特别显眼……

  我没有想靠近他们,只觉得这是老婆的私生活,伴随他们的,只看到男人低沉而兴奋的喘息,还有老婆的喊叫及呻吟,甚至可以清楚听到老婆的屁股被肏得「啪、啪」作响的声音。

  於是阿乐已经停止了动作,大概因为之前手淫了好一会儿,他第一个泄了出来,却还死死按住老婆的头,鸡巴在老婆口中一抖一抖地发射着。

  老婆挣扎着却仍无法吐出口里的鸡巴:「嗯……嗯……嗯……呜呜——」很快,一些精液从她红润的嘴角溢了出来,而更多的部份则已经被迫吞进了喉咙。
  后面的阿伟也紧紧抓着老婆的腰,作着最后的冲刺,终於,他低吼一声,用尽全力向前一挺,把鸡巴插向了老婆阴道的最深处……

  老婆只觉得阴道被涨得满满的,一股股热流沖进了自己的子宫。

  阿伟喘了几口粗气,离开老婆的身体,在一边看了很久、鸡巴早已硬得像铁棍一般的阿奇,马上佔据了他的位置,举着长长的鸡巴猛地插进老婆的屄里。按着老婆高高翘起的大屁股,阿奇一边操弄,一边闭上眼睛仰头感叹着:「妈的,这娘们的屄真紧!」

  的确,老婆的屄不但紧,还富有弹性,加上阴道里充满了淫水和精液,带给阿奇极大的享受。

  「妈的!比……比外面那些……婊子强多了……」逐渐,阿奇抽动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而且每一下都顶到了老婆的子宫口。

  老婆感到阿奇的龟头胀得更大了,来回刮着自己的阴道壁,到达了可能是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

  老婆双手扶着桌着的边沿,虽然低垂着头,仍可以看到她的面色逐渐变得潮红。老婆感觉到,令她万分羞耻的快感变得越来越无法阻挡。

  到了最后,随着鸡巴更加猛烈的抽插,阿奇和老婆两人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嗯……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

  好一会儿,射过精的阿奇,依然将整根鸡巴留在老婆屄里,感受着阴道一阵阵颤抖地收缩。老婆也刚刚从高潮中回过神来,扭着上身,双手抓住板凳背,头伏在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淫荡的场面,看得一旁抽烟休息的阿伟、阿乐两个眼睛直发亮。很快,阿伟上前,抱起软在靠椅上的老婆,扔到沙发上,俯身开始了第二轮的奸弄……
  一直干到快九点钟,三个人分别又在老婆的屄里发泄了一次,他们才终於罢手,拎着啤酒瓶离开了。

  原本他们是说交给我上,上完之后处理一下这个女生,因为他们干时,一直叫我参一脚,我始终说等一下,而他们都要回去陪老婆,老婆始终都没说出我是他老公,我也从头到尾没去参一脚,老婆平常就常上了,也没啥好吸引我的,可能是我还没办法接受,跟其他人一起干自己老婆吧!这时我帮老婆擦了她身上的精液,扶起她的身子。

  我说:「玩得很快乐吧!没想到你玩得比我还疯耶!」

  老婆:「讨厌,刚刚怎么不一开始就阻止他们呀!」

  我说:「我看你没叫我呀!且你后来不是叫得很爽吗?」

  老婆:「你怎么可以看自己老婆被人家上啦!」

  老婆:「这样对我很不公平。」

  我:「那我下次找三个女生,在你面前,一起让我上,这样可以了吧!」
  老婆:「这是你说的唷!」

  於是,我跟老婆快快乐乐的回家,到现在我们依然是个在别人之中,快乐的家庭,当然我与老婆的性生活,还是那么多采多姿。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